本報綜合外媒報道 世哲出版社旗下“方法空間”網站近日發文表示,民族志學者現在面臨難以進行田野調查與訪問的困境,而自傳式民族志可以作為一種替代研究材料。

  美國奎科大學傳播學副教授皮特·約瑟夫·格羅文斯基表示,自傳式民族志是一種探索自我與社會關系的寫作,在此視域下,人的自我是社會性的,而人的社會性也總是受到自我的影響。

  自傳式民族志的研究數據包括媒體賬戶信息、流行文化作品、照片、口述史乃至個人記憶等多種形式。數據越豐富,就越容易構建起自傳式民族志的研究框架。自傳式民族志研究非常倚重生命體驗,學者需要從時間、空間和文化等不同角度對數據的背景和語境進行理解與分析,包括與他人分享回憶、挖掘與數據相關的個人情感經歷和文化經歷等。因此,學者應具備良好的傾聽能力、分析能力和寫作能力。好的研究可以讓讀者感受到學者的生命體驗及文化情境。

  研究自傳式民族志并不意味著學者要“單打獨斗”。格羅文斯基表示,有合著者參與協作,可以使研究過程和研究成果更豐富。同時,自傳式民族志研究也可與文本分析、內容分析、訪談法、案例研究、參與式觀察等傳統研究方法有機結合,為深化民族志研究提供一條新路徑。

 ?。愑硗?編譯)


返回
頂部
"中華民族共同體新聞"客戶端
"中華民族共同體研究"公眾號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系列展入口
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__一本大道无码观看一区_一本大道无码α√日韩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