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實現小康,少數民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边@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2020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時又著重強調:“云南貧困面積大,貧困程度深,脫貧攻堅任務重,特別是一些‘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實現整體脫貧,更是難中之難、堅中之堅?!痹邳h中央、國務院的關懷和領導下,云南脫貧攻堅捷報頻傳。截至2019年底,云南省11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貧困發生率降至2.41%;獨龍、基諾、德昂、阿昌、布朗、普米、景頗、佤、拉祜9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實現整族脫貧;暫未脫貧的怒族和傈僳族,也有望在2020年6月底實現整族脫貧。云南作為一個邊疆多民族省份,能夠在全國率先實現11個少數民族的整族脫貧,歷史性告別絕對貧困,其中有諸多值得總結的經驗,對于探索新時代中國特色整族脫貧攻堅之路,具有突出的意義和價值。

  一、各級黨委政府整體聯動,上下齊心堅決貫徹推進整族脫貧攻堅任務不松勁。黨和國家領導人高度重視整族脫貧問題,多次強調全面推進整族脫貧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為目標,強化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管理體制,從制度設計、政策供給、資金項目上對“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整體脫貧工程大力傾斜。

  云南是我國民族種類最多、貧困形勢最復雜的邊疆省區。云南省委省政府充分認識到整族脫貧攻堅作為國家戰略在云南貫徹實施的重要性和緊迫性,主動提高政治站位,按照中央部署,強化組織保證、堅持精準方略,堅決貫徹推進落實云南各民族與全國同步實現小康這項黨和國家交給云南的重大政治任務。2016年,云南啟動實施了《全面打贏“直過民族”脫貧攻堅戰行動計劃(2016—2020年)》,著力實施提升能力素質、組織勞務輸出、安居工程、培育特色產業、改善基礎設施、生態環境保護6大工程25個項目,總投資343.9億元,為確?!爸边^民族”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了政策和資金保障。同時,強化工作部署,層層壓實責任,省市縣各級黨委和政府不斷完善“黨政主責、部門主推、企業主幫、省市聯動、社會主動、群眾主體” 的工作機制和格局,把攻堅之戰推向深入。

  二、充分發揮制度優勢,激活脫貧攻堅的互助合力,構建了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國務院扶貧辦在政策措施、資金項目、工作指導上給予極大傾斜,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和黨政機關定點扶貧,調動社會各界參與脫貧攻堅積極性,實現政府、市場、社會互動和行業扶貧、專項扶貧、社會扶貧聯動。云南省充分發揮黨的領導優勢和我國制度優勢,在黨中央和國務院指導下,著力構建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積極整合各方資源,引導幫扶力量合理分配,實現了每個民族都有一個對口重點幫扶單位。這一大扶貧格局的形成,離不開全國社會各界的積極參與和大力支持,離不開全國各民族同胞對云南整族脫貧事業的鼎力相助和無私奉獻,為云南“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整族脫貧注入了強大的社會合力,充分展現了中華各民族合力互助迸發出的無窮力量,共同譜寫了新時代中華民族共同體合力決勝脫貧攻堅的偉大華章。

  國家發展改革委加大易地扶貧搬遷支持幫助力度。教育部牽頭組織40余所部屬高校和10個東部職教集團對口幫扶,在招生、師資隊伍培訓以及產教實訓基地建設、學科建設、智力扶貧等方面給予大力支持。交通運輸部出臺特殊支持政策,對云南省“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地區20戶以上的部分自然村實施通村公路硬化工程。水利部和國家林草局在水利工程項目建設、水土流失治理、生態護林員指標等方面給予傾斜支持。中央定點扶貧單位發揮優勢,創新幫扶舉措,給予重點傾斜支持。中央統戰部、全國工商聯發揮資源豐富、聯系廣泛的優勢,發動民營企業共同發力,簽訂項目50個,公益捐贈1.6億元。三峽、華能、大唐、招商局等企業集團切實履行政治責任和社會責任,堅持扶硬件與扶軟件、扶短與扶長、扶貧與扶志扶智有機結合,幫助云南省8個州17個貧困縣以及4個非貧困縣8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聚居區脫貧攻堅。截至2019年底,社會各界已助力云南15個縣實現如期摘帽,“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聚居區549個貧困村出列,16.24萬戶60.4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脫貧。

  三、科學診斷各民族致貧痛點,“因族施策”整體推進扶貧體系工程。云南“直過民族”由于各自聚居地域環境、交通條件、傳統文化、基層社會治理等方面的差異,在導致貧困的具體特點和脫貧攻堅的具體難點和痛點上明顯存在因族而異的狀況。因此,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云南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因族施策,將9個“直過民族”和另外2個人口較少民族列入先行攻堅計劃,分別為其制定了整族精準脫貧攻堅實施方案,從基層黨建、農戶生產、基礎設施建設、環境保護、勞動力轉移、職業培訓等各方面推出體系化幫扶計劃和實施工程,把政治經濟資源向貧困山鄉傾斜,把社會力量導向脫貧攻堅一線,制定了“一個民族一個行動計劃”。在中央指導支持下,云南創造出“一個民族一個企業集團幫扶”的工作模式,整合各方資源,切實做到“一族一策”“一族一幫”“一戶一扶”。

  為解決好獨龍族整族深度貧困問題,云南省先后出臺了《關于獨龍江鄉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三年行動計劃的實施意見》和《〈2013—2014年獨龍江鄉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實施方案〉的通知》,針對獨龍族的聚居環境、交通條件、社會發展和教育問題,制定了獨龍江鄉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綜合發展“五年規劃三年行動”計劃;并專門成立了由省直32個部門和企業組成的獨龍江鄉整鄉推進整族幫扶綜合開發統籌協調小組,開啟了對建制鄉和民族整體進行綜合扶貧的新模式。

  針對基諾族整族脫貧問題,則從產業、基礎設施、住房、教育、生態、醫療、養老等多層面制定了脫貧攻堅實施方案,開展動態管理長效機制,讓每一步脫貧攻堅工作有對象、有辦法、見成效、更扎實。2019年4月,云南省宣布,基諾族率先實現整族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4.25%降低到2.42%,歷史性告別絕對貧困;人均純收入達11757元,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務主要領域接近全省平均水平。

  四、全面增強基層黨組織在脫貧攻堅中的核心領導力和組織力,以黨的建設為根本保障,全面兜底助力整族脫貧。云南省著力抓好基層黨建,強化基層黨組織在帶領民族脫貧過程中的中堅骨干和先鋒隊伍力量,做到基層黨組織幫扶力量覆蓋所有“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聚居區。民族脫貧攻堅的硬骨頭在哪里,黨旗就插到哪里。如獨龍江鄉輪換調整33名村組干部,撤銷合并相鄰小組黨支部2個,夯實基層組織人才基礎;打造基層黨建示范村和示范活動,在怒江州形成“三隊兩個一”“一周三活動”等基層黨建多個獨龍江品牌。2018年,獨龍江鄉榮獲全國脫貧攻堅組織創新獎,全縣獨龍族黨員數量達503人,占全縣黨員總數的14.83%。云南各地成立黨員先鋒隊、突擊隊,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干部的先鋒模范作用,在產業發展、勞務輸出、易地扶貧搬遷各項工作中提高黨的組織力和作用力,在脫貧攻堅的每個環節切實把黨的溫暖和關懷點點滴滴送到幫扶群眾的心坎上。各民族群眾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心向黨的決心更加堅定,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的熱情不斷高漲。正是千萬個無私奉獻在扶貧攻堅基層一線的廣大黨員干部,讓黨組織的領導力和組織力得以完全釋放和輻射,充分體現了黨的領導在整族脫貧攻堅中全面引領、全面兜底的中流砥柱作用。

  五、全力推進農戶個體性生產與特色產業扶貧、現代生產技術培訓與全國市場開拓間的整體聯動。云南省充分結合聚居區域的資源稟賦,因地制宜結合各個民族地區的資源優勢,重點發展種養殖業、特色農產品加工、旅游服務業等,探索“旅游+扶貧”“互聯網+扶貧”新機制,形成了龍頭企業帶動、合作社帶動等多產業與農戶個體生產直接聯動的特色產業扶貧模式。通過培訓一批適應當地產業發展需要的勞動者、轉移輸送一批技能勞動力、培養一批適應重點產業發展的技能人才、創業扶持一批勞動者就業等“四個一批”特殊技能人才扶持政策,在“直過民族”地區和人口較少民族地區實現就業扶貧18.43萬人次,轉移就業12.41萬人。

  在西雙版納瑞麗市戶育鄉景頗族聚居區,當地政府和幫扶企業用“帶著干、幫著干、促著干”的方式,采取“統一組織、統一生產、統一管理、統一銷售”合作化模式,通過科學規劃,做到“一戶一策”,技術幫扶精準滴灌到家戶,手把手指導村民改良水稻和藥材種植技術,提升茶葉等農產品加工技術,改進山地牛羊養殖技術。有了科學種養殖技能的村民從“不出門、不愿見外人”到現在“約著拉著要外出”。這個過去“說不聽、帶不動、拉不走”的特困鄉村發生了巨大變化, 2019年全鄉景頗族全部實現脫貧,走上了致富道路。

  通過互聯網把生產基地和全國消費市場連接起來,帶動少數民族貧困群眾增收致富,是云南推行電子商務脫貧的新路子。云南各地積極推進電子商務進農村,發展農產品網上交易。電商走進了西雙版納的基諾山寨、德昂山寨和阿昌族山寨,年輕人學會了在手機上學習農業生產技術,大嬸在手機上賣起了家鄉土特產。景洪市2018年就建成了1個縣級電商運營中心,11個鄉鎮電子商務服務站,89個村級服務站。2019年,74家企業、合作社入駐該運營中心,普洱茶、香蓮茶、勐海香米、紅米、紅糖、多依干、野生蜂蜜等86個農特產品在郵樂網、版納人家平臺上線。電子商務對外推廣農產品交易總額共207萬余元,快遞進出港總量418.07余萬件,有效推動了貧困群眾增收致富。

  六、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民族文化傳承教育有機整合促脫貧。云南省專門制定《云南省“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推廣普通話及素質提升實施方案》,確定“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培訓目標。先后創建州市級以上語言文字規范化示范學校(園)650所,分批次重點培訓13萬人次,確保45周歲以下人口能熟練使用國家通用語言。在小學低年級推行雙語教育,確保少數民族學生小學三年級以前通過漢語關,學會普通話。先后開展了1000名少數民族教師和20000名“直過民族”青壯年勞動力普通話培訓,創建了350個普及普通話示范村。云南還首次將現代人工智能科技與普通話學習培訓相結合,全面啟動語言扶貧手機APP項目,開展普通話和識字常規培訓,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普及結對幫扶工作,實現目標人群學話、識字全覆蓋。國家通用語言的學習掌握,為助力“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脫貧攻堅打下了堅實的通用語言基礎,從根本上增強了貧困民族群眾主動融入社會發展大潮的能力和條件,使得各民族群眾在更廣闊的社會空間里多向度全面發展成為可能。

  云南省在整族脫貧攻堅中著力抓好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同時,也持續幫助各民族做好優秀文化的傳承保護工作,實現二者的有機融合。通過加強各級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生態保護區、民族民間文化藝術之鄉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利用設施建設,大力培養鄉土民族文化能人、非遺傳承人、民族民間文化傳承創新帶頭人,打造知名的民族文化精品,有效促進民族文化與科技、旅游、金融、傳統工藝等產業之間的融合發展。這些舉措,使得文化資源創造性轉化利用和創新性文化產業助力脫貧得以實現,也使云南走出了一條少數民族扶貧開發與民族文化保護傳承相結合的發展之路。

  七、區域生態建設與整族脫貧攻堅深度融合。一方面,為解決保護和發展之間的矛盾,云南各地相繼頒布生態保護管理條例,取締違規粗放的采礦企業,禁止使用除草劑等高污染農藥;對生態脆弱區的群眾實施搬遷,復墾復綠,拓寬生態保護空間;同時,輔以完善的生態保護補償機制。另一方面,發展綠色生態農業,各地積極探索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生態產業強勢的機制途徑,探索生態保護與綠色脫貧統籌推進之路,實現了“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變。如在怒江獨龍江鄉,生態資源開發利用已成為群眾增收的一大途徑,草果、羊肚菌、重樓、獨龍蜂等特色種養產業已初具規模,為獨龍族鄉親脫貧致富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發展保障。此外,云南在全國率先實施生態護林員聘用制度,在公益林、天然林、國有林等重點林區設立護林員崗位,從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優先予以選聘。不僅有效保護了生態環境,還使無法外出、無力脫貧的貧困人口獲得了就地就業的脫貧機會。目前,云南全省在“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聚居區選聘護林員3.79萬人,帶動15.43萬貧困人口脫貧。

  八、脫貧攻堅與民生建設緊密結合,讓各族群眾實實在在感受到“整族脫貧”的獲得感、榮譽感和歸屬感。在整族脫貧攻堅戰略實施進程中,云南把脫貧攻堅與鄉村民生建設緊密結合。截至目前,全省“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聚居區共建設村組道路8444公里;完成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608個、小型農田水利工程2339個、小型水庫建設130個;建設互聯網基礎設施3514個、鄉鎮就業和社會保障服務站(點)83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所)52所、鄉鎮衛生院(所)35所、農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194個、村級社區服務站131個; 493個村莊完成環境整治;604個貧困村全部實現通硬化路并用上生活用電、動力電、光纖、寬帶,擁有標準化衛生室、“云嶺先峰”為民服務站、活動場所。聚居區水、電、路、通信及互聯網等基礎設施有了明顯改善,各族人民群眾獲得感顯著提升。在全力改善生產生活條件的同時,云南堅持扶貧和扶志、扶貧和扶智“兩個雙結合”,全盤激活了各族群眾自覺參與脫貧攻堅的主體能動性,自力更生、改變貧困面貌的決心和干勁空前高漲,為鞏固整族脫貧攻堅成果、確保后續增收致富,提供了持續不斷的內生動力。

 

 ?。ū疚南翟颇鲜∩缈坡撜迕撠毠詫嵺`經驗研究課題成果)

 ?。ㄗ髡呦翟颇蠋煼洞髮W二級教授、云南師范大學學報編輯部主任)


返回
頂部
"中華民族共同體新聞"客戶端
"中華民族共同體研究"公眾號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系列展入口
一本大道无码日韩精品影视__一本大道无码观看一区_一本大道无码α√日韩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